明星

更卑鄙更肮脏更可爱的表情符号怎么能赚钱呢

在美国,人们沉迷于表情符号; 在日本,御宅族创造了可以表达一切的表情符号; 而在中国,图文结合的表情符号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病毒式发展趋势,而且来势汹汹、势不可挡,正在逐渐侵入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日常文化。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谈谈那些年表情符号给我们带来的教训,看看这些可爱的、卑鄙的或肮脏的表情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文化。 它的“钱”前途光明吗?

表情符号文化:卑鄙、可爱、肮脏

如果我必须将这些表情归为一类,我希望它们分为三类:卑鄙、肮脏和可爱。

便宜的表达

如果说我国表情包的历史是从宝满开始的,那么廉价表情包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表情包的鼻祖,而熊猫脸多年来一直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人脸P图是这个系列的一大特色,可能是因为面部表情总是比二维图像更生动、更丰富,更容易表达情绪的微妙变化。 俗话说,经过多年的寻找,张学友、教皇、金导、傅景勇等表情包的原型面孔更加合适。 与表情图搭配起来,不仅没有违和感,还很搞笑。 更是如此。

例如,如果你只是说“那你真棒”,你可能没有太大感觉,但如果加上一张夸张、幽默的表情,情感就会以粗体和下划线的方式强调出来:

而如果充分发挥你的想象力,衍生出的表达方式会更加卑鄙,比如:

关于人类使用这些友好度为0的表达方式的原因,有两种可能。 一是表达不友好的情绪,二是压抑不友好的情绪。 怎么说? 每个人都会骂人,但是想要骂人又不得罪别人,就很难了。

如果你在打字或打电话时不够享受,对方也会产生敌意; 但表达方式不同。 以张学友典型的表情,传到对方身上的时候,敌意的感觉已经减弱了很多,只剩下刻薄的眼神。 那种需要挨打的感觉,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既能发泄情绪又不打扰别人,这就是廉价表达的好处。

因此,大多数人也将这类表情称为斗图表情。 感谢我国的网民,表情包的使用语境现在变得如此丰富,以至于可以发展成完整的对话——当你遇到这种情况时,你想说的已经被别人想到、做了。 表情包非常方便易用!

凡是能广泛流传的表情符号,都是巧言。 当所有幽默的文字和图片放在一起时,一场图画大战总能让你捧腹大笑。

就文学素养而言,中庸表达确实应该在语文中得分最高。 它情感表达强烈,语言感染力强大,生动地揭示本质,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用咒语骂人尤其精彩; 还善于运用夸张、讽刺、排比等见不得人的手法来放大情绪。 有人说表情包的流传意味着表达能力的丧失,但看着这些古怪的熊猫脸表情包,我无话可说。 唯一遗憾的是,汉字文化的智慧并没有让这些表情符号在建国后变得完美。 ?

肮脏的表情

脏图早已成为表情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改变一下它的颜色,就变成了年轻人常说的——黄色小图。

这两年,脏图大概是表情包界唯一不断上新闻的网红了。 比如,安检因为表情包被驱逐出境,学生因为发布不雅图片被惩罚等等。点击表情包,这里的所有文字和图片都直接或间接与性有关。 这些暗示、隐喻甚至明喻不知不觉地强化了脏话的行列。

它经常玩弄边缘,其特点之一是看起来肮脏而不肮脏,而利用二维人物来刻画人物也是一种常见的手法; 换句话说,它让性文化更加贴近大众。 保守的中国人害羞地避免谈论“性”,而好奇地传播肮脏的言论。 “我只是看看好玩,表情是别人画的”——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猥琐的小舆论。

可爱的表情

与前两个类别相比,可爱系列无疑是表情包中的清流。 如果要拥抱、亲吻、高举,只要用可爱的表情表达情感,大多数时候都是讨人喜欢的。

而这种可爱表情符号的意义不仅仅只是可爱。 有时,它就像一个精灵,增添了气氛。 它是微妙的、细腻的、平静的、微妙的。 它的应用场景无处不在。 当你化解尴尬、打个招呼、或者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可爱的表情总是来得恰到好处。 有点多才多艺。 它可以调整你们的友谊,也可以降低双方默契的沟通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越来越微妙的情绪,或者说情绪的复杂性,很难简单地表达出来。 尤其是当我们不需要表达什么强烈的情感,只需要发一个表情包来补充文字,延续彼此之间的关系……可爱表情包的万金油效应就显露出来了。

这年头,自己成为热门话题,却没有表情包,真是尴尬

接触表情符号越多,你就越会认同一个真理——没有表情符号的热点并不是真正的热点。 是的,如果新闻中出现了热门话题但没有表情符号,则意味着它一生中从未真正做过任何事情。 它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们来分解一下今年的热门表情包,从FB开战表情包、新年伊始的春晚表情包,到高考、到傅园慧、到友谊之船、到蓝瘦蘑菇,甚至还到了不久前的支付宝账单(是的,连支付宝账单都有相关表情包),真正的热点和表情包相得益彰,相得益彰。 表情符号需要文化认同,热门话题也在模因的支持下迅速走红。

在这样的趋势下,明星和表情也在不知不觉中结合在一起。 Kong有偶​​像的脸,却有表情包的命运——这就是粉丝们调侃偶像的方式。 没有偶像没有表情,你可以做一个适度的恶作剧,或者捕捉到偶像表情的瞬间,让偶像走下神坛,留在表情相册里,立刻增添了不少亲切感。

如果换个角度思考,偶像表情包的泛滥其实是粉丝文化的侧面体现,也是明星人气指数的一个辅助数据。 如果你爱他,就给他制作表情包吧! 表情包越多,明星就越受欢迎,这并没有什么问题。

有了这样一个人人都爱的表情包,自然有人看到了它背后的商机,无数创业者争先恐后地投资这片蓝海。 不幸的是,并不是每个表情符号创作者都能成为 Line。

货币化问题

在App Store或各大Android应用市场中搜索,我们可以找到无数与表情符号相关的应用程序。 这些应用程序不仅名称相似,而且功能也不同。 其中包括表情搜索、下载、转发至微信。 更高级的还提供表情DIY功能,允许您使用各种模板添加自定义文本。

这些功能似乎抓住了用户的需求:聊天时需要及时选择合适的表情包、关注热点话题、创建个性化表情包,但实际体验却并不理想。 比如“发送到微信”功能,微信去掉了表情对外接口后,这些应用直接分享到微信的表情的显示效果与正常发送的完全不同,如下图所示:

收到此类表情的朋友需要点击下载箭头才能显示正常图片。 仅这个功能就足以让很多用户望而却步。 也就是说,要使用这类表情应用,你大概需要经过:打开应用→搜索→保存到手机→点击微信中的“发送图片”。 如此繁琐的过程和碎片化的体验,彻底破坏了斗图的乐趣。

如果通过技术手段能够提升用户体验,那么对于这些​​表情应用来说,版权问题是不可避免的,这也是我们上一节要讨论的话题。

对于这类应用来说,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基本上是广告,包括启动页和应用内的广告展示。

许多应用也开通了相应的微信公众号。 然而,大多数表情公众号的日子并不好过。 每日推送只是某个主题的简单表情符号堆叠。 少数公众号可以制作一些改编的表情包,效果看起来还不错,但由于运营者是商业公司,所以很难说改编者是否涉嫌侵权。

缺乏原创性是此类公众号面临的尴尬。 当然,这也是我国表情包行业的一大难题。

此外,还有“魔片”、“豆图神器”等主打图片社交的应用,但事实是,最受欢迎的表情制作基地仍然是微博、百度贴吧、哔哩哔哩等UGC模式已经足够成熟。 在社区中,各种图战行为发生在微信和QQ两大聊天软件中。 从这些巨头手中抢夺流量似乎不太现实。

那么,日均活跃量7.68亿的微信在表情符号行业的发展上是否具有先天优势呢?

微信表情包

论表情商业化,Line无疑是领先者。 2015年,Line仅表情符号的销售额就占其年收入的四分之一。 包括各种周边产品在内,Line 表情包收入总计 2.68 亿美元。 其线下店铺LINE FRIENDS的人气甚至不亚于大牌店铺。

不过,与2011年推出表情贴的Line相比,微信在表情包的开发上显得有些晚,直到2013年11月才推出表情商店。 2015年7月,“微信表情开放平台”开始接受个人或组织的表情提交。

微信最初计划学习Line的模式,比如表情包收费,这是Line的主要收入来源,而且每月付费购买贴纸或游戏的用户数量非常稳定,保持在800万左右(2015年数据) )。

但在支付意识薄弱的中国市场,微信的付费表情有些不习惯。 根据2015年微信业绩报告,只有5.2%的用户愿意为微信表情付费。 网络上破解版微信表情包的泛滥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收费模式仍然不适合我国国情。

最终,微信不得不取消付费表情,转而采用打赏模式。

虽然微信表情商店里也有常草燕弹子、叶梦君等经典表情,但说到微信中流行的各种表情,你首先想到的可能是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

与表情包店里那些笔触细腻的高清图片相比,这些定制表情包显然要粗糙很多,但却有一种别样的欢乐。

Line上的可爱动物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是因为日本本来就是可爱文化的发源地,而Line上的表情大多取材于用户喜欢的影视作品、游戏等。(Line购买了大量可爱的动物)三丽鸥和迪士尼作品的多项版权),可以得到用户的认可。

(基于动漫、游戏作品的表情包在Line中占比很大)

但微信表情商店就不一样了。 你的表情包店里的表情再可爱,也不如民谷谷和wuli淘淘那么接地气,它们聚集了广大网友的智慧,更能表达我们的喜怒哀乐。 。

第三方表情包,或者说自定义表情包的流行,也是微信官方表情包(包括表情包商店的作品)很难像Line一样接管聊天窗口的原因之一。 毕竟,再专业的表情艺术家,也难以匹敌亿万网友的力量。

在“肮脏文化”盛行的今天,只有带有可爱廉价属性的官方微信表情包,显然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

这些脏话、色情的表情自然不会出现在微信表情商店里,但它们却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常用的表达方式。

那么,微信表情商店的作者能赚钱吗? 答案是肯定的,但只有少数人能站在塔顶。 比如,长草燕团子,从微博红到微信,这个穿越三维的可爱生物,不仅成为微信表情商店里首个发送超百亿次的“全民表情”,逐渐催生了一些漫画、周边等。

制冷少女、小僵尸、珍珠兔、芮小头等动漫人物也与严团子出身,都来自“十二工作室”。 目前,十二楼工作室在微信表情包产品开发上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流水线:发现原画师、包装形象、推广、价值开发、衍生品授权。

虽然《十二楼》在IP落地方面尚无法与Line相提并论,但两者在深厚的粉丝吸引力、衍生品探索、进而打造表情包产业链等方面具有相似之处。 这或许是表情商业化的出路之一,但目前像十二楼这样的工作室还是很少的。 大多数表情包作者还是“个体户”单打独斗,很难达到十二楼或者十二楼一样的水平。 以同道叔的规模,别说表情IP的物化,打造一个表情IP的难度都非常大。

侵权与否,这是一个问题

去年12月,艺龙网因在其官方微博上使用“葛优烈”表情宣传其酒店预订服务而被葛优起诉。 这一事件也暴露了在这个“个体可以成为模因”的时代肖像权意识淡化、解体的问题。

当然,对于大多数明星来说,粉丝或网友自发截图制作的表情包往往是其受欢迎程度的体现。 很多艺人工作室、电视台也会主动向微信表情商店投稿,以达到宣传的目的。

对于我们这些吃瓜群众来说,基本上只要不涉及商业目的,随便发偶像表情包是没有问题的。

那么你可能会问,网络上的各种恶搞“尔康”表情包是否涉及人身攻击,侵犯了他的名誉权? 事实是这样的,但由于网友广泛虚拟,没有明确的主体,即使演员本人对此极为反感,也没有办法起诉。

总之,个人出于非营利目的使用直播表情通常不构成侵权,当然前提是不违法。

如果说网友的恶搞是创造力的体现,那么表情商店里的各种“同款”恰恰凸显了这些专业画师想象力的匮乏。 翻阅表情商店,你会看到很多熟悉的身影。

(左为微信表情商店的表情,右为Line的灰兔)

(左为微信表情商店的emoji,右为Line柴犬)

6岁的Line,站在微信表情商店里放眼望去,满满都是他3岁时的影子。

除了模仿Line之外,来自网络的各种来历不明的表情也成为表情商店作者的主要创作来源。 比如去年火爆的“优雅端庄”系列,经久不衰的金馆长和蘑菇头,深夜美食问候,各种小黄脸,莫名搞笑,小胖抱膝……

左边是网络原型,右边来自表情商店:

基本上,网上流行的表情符号很快就能被画家加工成一套完整的表情符号。 就是说老百姓洗了沙子,筛选出了一波流行表情包,然后让这些画师去做精品,也算是站在了群众的肩膀上。

关于版权问题,微信表情商店在《审核标准》中有明确规定:

但为什么表情同质化依然严重呢? 一方面,微信表情商店不负责表情的版权审核。 接到举报后才会进行相关核查,处于相对被动的状态。

另一方面,作为用户,我们往往并不关心这些表情包的真正来源,以及是否与其他表情包相似,只要好用、好玩,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这些“伪原创”表情符号。 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

至于这些表情是否涉嫌抄袭,我们这里不敢做判断,但需要指出的是,表情“作者”如果没有自己的创造力,是不可能创作出真正好的表情的。 更不用说形成产业链、开发表情包IP了。 然而,模仿的泛滥将打击真正的表情符号创作者,劣币驱逐良币。 这样的表情符号行业最终是不健康的。

看看网友们创作的各种奇奇怪怪的表情包。 其实,只要想象力没有枯竭,表情包就永远不会消亡。

本文由吴凌和紫菜共同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