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好宝贝表情包设计师小费收入达50万

视频播放位置

下载并安装Flash播放器

阅读英文

■ 对话动机

圆圆的脸、富有弹性的形状、富有表现力的文字。 自2016年起,一套名为“好宝贝”的表情包迅速走红,累计发送量超过38亿次。 堪称表情包界的“网红”。

他的设计师是钟超能,24岁,来自广州,曾是一名动画设计师。

这个“火爆”的表情包是如何设计的呢? 它是如何流行起来的? 能给钟超带来哪些改变?

“画这个造型花了三个月的时间”

新京报:为什么要创作“乖宝宝”系列?

钟超能:因为我非常喜欢用表情包,看到一些优秀的表情包我就会忍不住去下载收藏,所以后来我就想能不能创作一系列代表自己风格的表情包,能够被大家接受。 。

我第一次设计表情包是在2015年,至今已经制作了十多个,但还没有出现“好宝贝”这样的“爆款”。

新京报:在创作之前,您对“乖宝宝”的形象有什么具体的设计吗?

钟超能:刚开始做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因为我是动画专业的,而且我也是表情包爱好者。 我之前学过一些流行的、优秀的表情包,所以我在设计的时候,其实是有准备的。

动画需要相对抽象的图像。 如果你想广泛传播,设计应该更简单、更容易识别。 然后,色彩搭配要少一点。 这些都是基于做动画的经验。 最后我选择了白色,因为相比之下它更包容。

新京报:这些规则是如何得出的?

钟超能:一方面是根据以前的专业经验,另一方面是我自己总结的,包括看了以前的一些著作。

新京报:制作一套表情包需要哪些流程?

钟超能:首先创作形象,确定风格,然后添加文案,确定具体的形象和想要表达的意义。 之后,我们必须制作动画。 这里更复杂的是嘴的形状。 一种表情大约需要5到8个嘴型。 将它们一张一张剪下来,用PS软件制作,然后扫描上传。

新京报:比如《好宝贝》从创作到上线一共花了多长时间?

钟超能:画了三个多月,从去年6月份开始,到9月份才上线。 其间我修改了无数的草稿,形状和细节也一直在优化和修改。 当你修改完一个草稿后,问问你的朋友,风格好不好,然后根据周围人的建议进行修改,直到周围80%以上的人都能接受为止。

最初,“乖宝宝”总是被评价为不够可爱、不够圆润。 与第一稿相比,现在看到的形象更加简洁、柔和。

“表情包的流行不会影响文字”

新京报:表情包推出后,你期待反响吗?

钟超能:我没想到会特别受欢迎。 刚上传的时候,去年9月份,一开始下载量不是很高,因为表情包竞争很激烈,我以为就这样了。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去年11月以后,下载量迅速增加,变得如此受欢迎,让我不敢相信。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乖宝宝》系列火了?

钟超能:我身边的人都在用,群聊里总有人发系列表情包。 那时我才意识到它真的很受欢迎。 后台数据中,下载次数超过1.5亿次。

如果要总结这种表情包受到关注的原因,我想创作初衷是没有问题的。 大多数人都喜欢简单、情感化的表达方式,这样比较接地气,所以很多人愿意使用。

新京报:这个系列有没有设计过的细节?

钟超能:如果你用过这个表情包,你会发现系列里有“晚安”的表情,但没有“早上好”和“下午好”。 这是我刻意的设计。 因为人们通常在结束聊天后发送这个表情,而“晚安”又意味着聊天结束。

这个设计与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有关。 大多数人睡前都会用微信聊天。 即使是白天的聊天也会以“晚安”结束,所以发送这个表情的频率会很高。 相比之下,早上和中午会低一些,所以没有设计这两个表情。 事实上,整套表情中,最常用的就是“晚安”,这证明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

新京报:那么“表情包”这一表现形式与现代生活密切相关?

钟超能:其实,正是因为互联网时代移动通讯对传统通讯方式的冲击,“表情包”才开始流行。 如今,社交网络发达。 除了书面表达之外,表情符号是人们交流中表达情感最有效的方式。 很多时候,它还可以起到舒缓气氛、缓解尴尬的作用。 我相信,这也是“尴尬”文化在人与人交往中的体现。

我认为表情符号的流行不会对书面语言形式的交流产生影响。 以我为例。 我是1993年出生的,和周围的人聊天时,还是以文字为主。 他们只发表情包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斗图”(比赛表情包)期间。

“小费收入达50万”

新京报:据传《好孩子》收入50万元,你因此辞职?

钟超能:50万是真的,而且大部分是打赏的。 然而,我因个人原因辞职。 主要是因为制作表情花费了很多时间,无法平衡日常工作,所以不久前我就递交了辞呈。

新京报:现在制作表情包可以成为一份工作吗?

钟超能:设计制作表情包和我的专业很契合。 其他制作表情符号的人大多数都是兼职,很少团队合作。 基本上,他们都是单独工作,设计、绘图、上传。 我在设计《乖宝宝》的时候,也是利用了业余时间。

制作表情包主要靠的是爱心。 门槛其实很低,因为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任何图片都可以做成表情包。 市场上一些流行的实际上制作起来非常简单。 那些让人觉得孩子气、更调皮的东西可能最受关注。

新京报:“乖宝宝”给你的生活带来改变了吗?

钟超能:它带来了很多变化,或者说它改变了我的生活。 做了这样的表情包后,很多人都愿意主动和我交流。 至少在职业规划方面,也会对我产生影响。

新京报: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钟超能:《好宝宝》系列现已连续发布6个主题,总发送量38亿次,一套最大发送量29亿次,平均每套发送量约800万次天。

未来我们会看看能否找到一些合作伙伴,以团队化、专业化的方式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我想看看能否在此基础上开发一些动画或者周边产品,为后续的创作拓展空间。

如今,社交网络发达。 除了书面表达之外,表情符号是人们交流中表达情感最有效的方式。 很多时候,它还可以起到舒缓气氛、缓解尴尬的作用。 ——钟超能

(记者王宇)